【刑侦/峰霆RPS】黑白(十七)

甜得浑身舒畅,又有了产出的动力

来来来快上车!!女装走起~~~~~

http://www.jianshu.com/p/237ecbe5f3d5


上面的似乎挂了,换不老歌……

http://bulaoge.cn/topic.blg?dmn=bujingchen&tid=3239865#Content


【刑侦/峰霆RPS】黑白(十四)

回到L城那天的阵仗堪称隆重,白薇甚至当众为李易峰献上一捧鲜花来,换取“Yo”声一片。

报了到,销了假,陈李二人直奔停尸房。

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四个死者均为年轻女性,死于街巷,窒息死亡,死后都被剥光衣服,且用手术刀割取子宫,其中一具甚至割掉了左乳。

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身份证明,在失踪人口登记处也查不到四名受害者的讯息。


“你看她们的掐痕。”

李易峰把陈伟霆拽过来推在墙边,用虎口卡住陈伟霆的脖子:“他是这样掐死受害者,瘀血的痕迹在死者后颈部都有一个向上的偏角。”

他做了个收紧的动作,陈伟霆立马明白他的意思:“凶手比受害者要矮。”

李易峰却没说话。

陈伟霆的喉结在掌心...

【刑侦/峰霆RPS】黑白(十三)

我的房间电视坏了。

这个借口有够拙劣,但重要的是听的人愿意相信。

于是电视打开,遥控器塞进李易峰手里,陈伟霆挨着他坐,看着他跳了一个又一个台,又挪屁股,挨近了点儿。

刚过午夜,深夜档没有好节目,最后停在CCTV-5。

平常两个人没少一同看球,总少不了评说,这么安静还是头一遭。

“今天我去看望阿祖。”

李易峰按熄了电视,说。

“……哦。”

除了“哦”,陈伟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或以什么立场说。

李易峰说阿祖走后他总做同样的梦,梦到祁云的那间阁楼,那么多房门,都烧成同样的灰黑色,远处有阿祖的呼救,不凄厉,幽幽远远。

他挨门地搜,一个一个踹开那些梦魇一样的房间,却怎么也找不到他。...

【刑侦/峰霆RPS】黑白(十二)

等在手术室外头的时候,陈伟霆又想起阿祖来。

他够年轻,身体刚刚被偷走最重要的两个部分,却好端端地活着,失血让他的脸浮起一种类似大理石的灰白。

器官泡在福尔马林里,祁云着迷地抚摸瓶身。

这天陈伟霆没有吃一口东西。

祁云过来,解他的腰带,她的身体冰冷而纤细,像没有温度的鱼。

陈伟霆胃里一阵酸,握住她的手腕。

她不禁莞尔,说,William,你别这样,每次都像第一次。

不知道是说zuo爱,还是说面对离开主体的血淋淋的器官。

陈伟霆松开手,由她纵情,说:“我讨厌警cha。”

祁云冰冷的手指钻进他的衬衣,埋头,笑:“我也是。”


后来陈伟霆把他葬在一场烈火里。

酒精芳...

【刑侦/峰霆RPS】黑白(十一)

这时响起砰砰砰的拍门声。

小姑娘跑出来,一阵烟似地去开门。

进来的是两个披着军警大衣的男人,后头一个陈李二人同时认出来,是昨天安排他们住处的老李。

相觑都愣住。

“小李同志!真巧,你们也是来问话的?”

李易峰含糊地嗯了一声。

“是啊,”陈伟霆揣上热情洋溢的脸,抬起下巴一指屋门的方向:“可惜,嫌疑人不配合,什么也不愿意同我们讲。”

前头的小伙子掀开白棉帘进了屋,老李人未进,已经从后腰间掏出一条手铐,扯开嗓门朝里头喊:“邹梅!咱们所长有话要问你!”

“嗳!”李易峰一把拉住老李胳膊:“老哥,这是要铐回去啊?”

老李看了眼李易峰按在自己袖子上的手,笑开了一脸的皱纹:“不铐回去,还让这...

【刑侦/峰霆RPS】黑白(十)

捂着脸更个新

---


先到岞山派出所,当晚被安排在附近的民宿。

李易峰从乡里回来,陈伟霆已经洗了澡换好睡袍,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翻周海生的资料,掩在睡袍下肌肉的形状恰到好处地浮着,小腿却细得惊人,裸着脚,露出整截脚踝。

他听到声音,抬起头,酒窝旋上脸颊,正撞见李易峰的眼光。

非常光明正大地在他的下三路打量。

陈伟霆脸一红。

“身材满分。”

李易峰从不吝惜对他的赞美。

“就是光秃了点。”

陈伟霆一个枕头就砸过来了,被李易峰一把接住,踹在怀里,大步走过来,笑意盈盈,眼光清亮。

却停出一段距离,不挨近他,是怕自己满身凉气儿冰到他。

体毛轻这种事从小在香港就被兄弟们吐槽,甚至被...

【刑侦/峰霆RPS】黑白(九)

知道是梦,但醒不过来。

祁云夹着烟,坐在废弃的幼儿园里荡秋千,祁南的事像胸有成足似的。

“怎么活,结局都一样。”她说。


与祁云几番对峙,李易峰抓了祁南,总跟在李易峰后头的那个小警察却落在祁云手里。

她命人端来她最喜欢的鱼缸,又割开那小警察的静脉。

点起陈伟霆买给她的烟,狠吸上一口。

她拍拍小警察的脸,对楼下的李易峰说,希望在他的血流干之前,我能看到我妹妹好好地回来我身边。


祁南回来时,第一个搂住陈伟霆的脖子,说William哥,有没有杯面,我好饿。

一缸的金鱼都死光,死于腥红血水。

祁云倚着窗,风扬起她黑亮的长头发,旧牛仔裤,一件纯白的男衫,看...

【刑侦/峰霆RPS】黑白(八)

李易峰缓缓吐一口气,举起双手,重新站在房门前头,朗声说:“里头的人,陆局长正过来,我可不可以先和你谈一谈!”

里头依然没有声音,陆民国的电话已经被挂断。

李易峰拿出房卡,缓缓放在感应器上。

陈伟霆攥紧了枪。

手汗几乎浸透了手套。

他盯着李易峰缓慢起伏的胸膛,门慢慢滑开,光影浸在李易峰专注的脸孔上。

“我可以进来吗?我没有武器。”

李易峰把手举高一点。

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李易峰脚跟离开地面,往前一步,再一步,走进光影里,消失在陈伟霆的视线里头。

何其相似,两年前的记忆挤满脑子,陈伟霆听到自己擂鼓一样的心跳声。

转角有警CHA潜行而来,鞋底绵绵地拍在厚实的地毯上,但他就是听...

【刑侦/峰霆RPS】黑白(七)

算一算日子,李易峰和陈伟霆这对儿好得跟同性恋似的搭档闹别扭已经有小半个月了,马天宇下巴快成习惯性脱臼了。

其实陈伟霆宁愿李易峰幼稚一点,干脆对他视而不见,那至少证明了另外一种在乎,总好过现在这样,比初识还得体,但疏远,一副只探讨案情不探讨感情的样子。


一个月过去了,李易峰还是个公事公办的态度,但陈伟霆是想得开的人,要不是两个人做了这么久的搭档,恐怕现在这么平静的相处都是奢求了吧。

想通了这一点陈伟霆反倒有点庆幸,有点满足,所以他仍能对着他的臭脸平平整整喊他“阿峰”,把咖啡抛到他手里,怀揣渴望,秘而不宣。


年关岁末的偏巧接了...

1 / 14

© 布惊尘 | Powered by LOFTER